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89章 孩子是你的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89章 孩子是你的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明溪聞言,臉色煞白,緊緊抓住衣角。

她的孩子雖然不受歡迎,但絕不是野種!

“傅司宴,你積點口德行嗎?”

明溪很想告訴他。

這是你的孩子。

不愛但也請彆傷害。

可她不敢說出口,她怕說出口她就會失去寶寶的撫養權。

傅司宴眼神一寒,掐著她手腕的指節用力收緊,狠戾道:“讓它消失,就是積德。”

他是絕對不會容許這個汙點來到這個世上的。

說完,明溪就被他粗暴地扛在肩上下樓,丟進了車裡。

車子失重一般啟動,明溪被劇烈的推背感整個人往後拉。

她顫著聲音問:“傅司宴,你要去哪?”

回答她的隻有呼嘯凜冽的風聲。

很快,車子停在一傢俬人高級醫院的門口,男人直接把她扯下車。

明溪終於知道傅司宴帶她來做什麼,瞬間臉色慘白。

她以為隻要讓傅司宴知道寶寶不是他的,他一定會受不了跟他離婚。

可她萬萬冇想到,傅司宴竟然要打掉她的寶寶。

她大聲怒吼:“傅司宴,我不同意,你冇權利打掉我的寶寶!”

傅司宴冷冷譏誚:“難道你給我戴綠帽的時候,冇想到這一天?你覺得我可能讓這個錯誤存在嗎?”

“寶寶不是錯誤!”明溪兩手緊緊抓住男人的手腕,語帶哀求:“傅司宴,求求你不要這樣,不要打掉寶寶!”

男人表情冷淡,冇有絲毫動容,目不斜視命令道:“還不帶進去。”

迎在門口的醫護,上來就要拉開明溪。

可明溪死死拉住他的手,眼淚跟斷線的珍珠往下不停砸落。

“傅司宴,我從來冇求過你……這次我求你……

求求你放過寶寶......”

她泣不成聲求他,一遍又一遍,沙啞的聲音在靜夜裡顯得格外刺耳。

傅司宴聽著這撕心裂肺的哭腔,一顆心像是被箭矢毫不留情地穿透,泛著密密麻麻的痛。

隻要一想到她懷著彆人的孩子,他就恨不得將她撕裂。

可他根本捨不得對她下狠手,甚至連打一下都捨不得。

他清楚知道,自己絕不可能放明溪離開,所以這個孩子不能留。

這就是顆定時炸彈一樣的存在。

他們傅家是絕對容不下一個背德的女人。

他狠下心甩開她的手,冷冷拒絕:“這個孩子不能留!”

明溪絕望又慌張,一切都超出她的預料,她隻是想離婚,可她不想失去寶寶!

“傅司宴,我那麼說隻是在氣你,事情不是這樣的。”

她再也不想拿寶寶冒險了,拉著他想要解釋清楚。

“明溪!”

一道黑影衝了過來,直接打斷了她的解釋。

明溪抬眼,怔住了。

怎麼會是學長??

薄斯年將她拉到身後,嚴嚴實實護住。

他這兩天一直在擔心明溪,電話也聯絡不上,詢問蘇念時聽她說明溪問起自己後,更加放心不下,特意來樾景彆墅區這邊逛逛,看看能不能像上次一樣巧遇明溪。

結果,就那麼巧看見傅司宴扛著明溪出來,一路風馳電掣,他緊忙跟上。

剛剛在遠處就看到他們互相拉扯,從他的角度來看,傅司宴就是想要動手的樣子,他一時衝動就衝了出來。

他看著傅司宴,眸光寸步不讓:“傅先生,任何情況下男人都不能打女人。”

明溪冷汗都出來了,她立馬解釋:“不是,學長你誤會了......”

還冇說完,就聽‘嘭’一聲,薄斯年已經被一拳打歪了臉,往後踉蹌了兩步。

他擦了下嘴角的血,亦毫不示弱的一拳回擊過去,卻被傅司宴偏頭躲開。

傅司宴學過專業的格鬥,雖然薄斯年的身形也是常年鍛鍊,強健異常,但比他還是差了點。

此刻,他戾氣四溢,直接抓住薄斯年的衣領,又是一記重拳狠狠將他揍倒在地。

瞬間,鮮血就從薄斯年的嘴角留出來,滿嘴鐵鏽味也冇能讓他放棄,又堅韌地爬了起來想要繼續廝鬥。

“住手!”明溪站在兩人中間,伸出雙臂,大喊,“你們彆打了。”

傅司宴衝出去的拳頭,硬生生止在明溪臉前,眼神陰狠無比,“讓開!”

“傅司宴,這事跟學長沒關係,你不要打了。”

“沒關係?”傅司宴冷聲嘲諷,“沒關係他能跟到這來?看來他很擔心你,可是怎麼辦——”

傅司宴一手就把明溪勒進懷裡,緊緊錮住,不容置喙道:“你是我老婆。”

明溪被他勒得臉色發白,想解釋可傅司宴這會火氣正濃,根本不聽任何辯解。

薄斯年剛爬起來,他就一腳踹過去,然後盯著他之前摸過明溪的那隻手,冷聲吩咐。

“給我卸掉他一隻手。”

後麵立即走上來兩個保鏢,按住薄斯年的頭,毫不猶豫掄起他的右手‘哢嚓’一聲,薄斯年難抑的悶哼出口。

明溪整個人都僵住了,心臟彷彿被人緊緊攥住,疼得她喘不上氣。

“他還摸過哪裡?”

傅司宴低頭靠近她耳側,聲音像是從地獄爬出來的撒旦,冰冷刺骨。

“今天我一塊一塊卸。”

明溪的臉色變得極其蒼白難看,她牙齒打顫,眼淚不停滴落。

“傅司宴,跟學長沒關係,真的沒關係,你放了他,我求你......”

傅司宴垂眸,看向懷裡的人兒,語氣淡淡:“怎麼?心疼了?”

他語氣淡到讓人無法判彆,是不是真的在生氣,不過聽著也不像是好話。

明溪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抖著聲說:“傅司宴,你放他走,我們好好談一談,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

地上被壓製的薄斯年突然反擊起來,即使隻有一隻手,他還是掀翻了旁邊的一個保鏢。

可終究一手難敵四手,他再一次被狠狠壓在地上。

明溪看得心驚膽戰,不斷哀求:“傅司宴,你讓他們彆打了,這是我們之間的事,不要牽扯到彆人,這個孩子真的不是他的。”

傅司宴卻半點不行,冷嗤一句:“明溪,你知道的,我見不得你維護彆的男人。”

他目光冷戾:“把另一隻手也給我卸了。”

兩個保鏢直接掄起薄斯年的左手,就要折斷。

“啊——!”

明溪突然痛苦的大喊一聲,拚命搖頭道:“傅司宴,孩子是你的,是你的!”

霎時,傅司宴的心狠狠一顫。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