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9章 為什麼吻她?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9章 為什麼吻她?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傅司宴擰眉的樣子,讓明溪想起白天做的那個夢。

夢裡,他就是這樣冷冰冰叫她打掉寶寶的。

她心一陣怦怦跳,解釋道:“可能吃壞肚子了,躺一會就好。”

傅司宴眉頭皺起,不知道是不是不相信她的話。

緊張之下,她咬著唇輕喊了句:“疼。”

傅司宴翻開她的手掌,幾道交錯的劃痕,在白嫩的手心裡顯得觸目驚心。

他擰著眉頭:“你冇去處理?”

明溪自己都不知道手心還有傷,應該是摔倒時擦到哪裡了,想到白天她表情瞬間又低落下去。

見她臉色蒼白,傅司宴想也冇想,攔腰抱起她放到沙發上,然後拿了醫藥箱過來。

他半跪的姿勢,輕柔地給她清理傷口。

“不知道躲開麼?”

明溪簡直無語,第一次見惡人先告狀還告得這麼理直氣壯的。

明明推開她的人就是他!

傅司宴拿著酒精棉球輕輕擦拭,狹長的眼眸向下看的時候,看起來很溫柔。

明明很隨意的動作,卻能毫不費力就讓人心甘情願的溺閉在裡麵。

酒精帶來的刺痛,讓明溪眼角氤氳出水汽,她咬著唇覺得自己太嬌氣,一點點小傷而已。

可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想哭。

眼淚快要掉出來那刻,明溪緊緊咬住下唇使勁忍著。

她很想問他,真的就一點都冇愛過她嗎?

可她又怕真的聽到傅司宴的回答時,會承受不住。

傅司宴抬頭就看到她嘴唇都咬到破皮,嫣紅色的血給玉雪樣的麵容沾上了豔粉,明晃晃的紮眼。

他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語氣命令:“彆咬了。”

明溪含著淚有些尷尬,隻得掩飾似的說:“好疼。”

被捏著下巴,她的聲音發出的含糊不清,鼻尖泛紅,淚痕溢位。

像朵夜裡沾染了露水的薔薇,脆弱易碎。

傅司宴心像是被狠狠啄了一下。

下秒,捏著下巴的手收緊,不由分說直直吻了下來。

傅司宴壓下來的時候,擋住了她眼前有的光亮。

灼熱的吻如風暴落了下來,破掉的唇被他吮得更疼。

明溪心怦怦直跳,連忙伸手慌亂地抵著他的胸膛,推他。

她有些氣惱,現在吻她,是什麼意思呢?

腦子裡一大堆問題,心更是亂成了麻。

可麵前的人根本容不得她思考,傅司宴在這方麵一直是極其強勢的。

他虎口扣住她作亂的手,深深陷進柔軟的沙發裡,禁錮她,然後改為輕輕咬她的唇角,每一個節點都掌控到,讓明溪根本無力去想彆的。

隻能被動的去應承。

傅司宴太知道怎麼撩撥她了,他捏著她的下巴,輕咬慢吮,讓明溪軟成了一汪水,出口儘是破碎的音節。

曖昧纏綿的氛圍被振動的手機聲打破。

傅司宴的手機在桌子上閃爍不停,他冇去看,反而捧著她的臉,吻得更深更重。

明溪眼角緋紅,卻在看到螢幕上閃爍著‘雪薇’兩個字後,整個身體冷了下來,格外清醒。

她用力推了下,男人紋絲不動。

下秒,傅司宴感覺到她冷卻的身體,停了下來卻冇有鬆開她。

手機不停震動,明溪彆過臉去,不想看。

傅司宴沉默一瞬,起身去陽台接電話。

陽台的門冇關,順著風吹進來女孩輕輕的抽泣和男人低低磁磁的聲音。

聽不清內容,但想也知道,他在哄她吧。

明溪收回視線,看著手上剛塗藥的傷口再次氤出血痕,明明是手上的傷口,可那一瞬間她卻覺得心臟疼得受不了。

她知道,她的心好不了了。

傅司宴進來後,彎腰拿起桌上的鑰匙,剛剛鬆散的領口已經扣好,麵容清冷又矜貴。

他垂眸看她,欲言又止。

最後還是說了句:“飯在桌上,吃完早點休息。”

他薄潤的唇上還泛著兩人吻過的水光,清冷又勾人。

“傅司宴,彆走......”

轉身那刻,明溪突然從背後緊緊抱住傅司宴,連名帶姓叫他,連聲音都在發抖。

她不敢看他,怕自己冇有勇氣說出口。

她還想說彆離開她,彆去找林雪薇。

可就這五個字,就已經用了她全身的力氣......

她知道這樣很卑微,可她想為肚子裡的寶寶試一試。

就好比一個溺水的人,臨死前總會掙紮一下。

她告訴自己,一次.....就挽留這一次......

房間裡安靜到窒息。

一秒、兩秒、三秒......

手機又急切的振動起來。

一遍一遍,催魂索命似的。

“溪溪,彆鬨。”

傅司宴終於開口,背對著她一點一點掰開明溪的手,也將她的滿腔期望掰得粉碎。

“雪薇情況不太好,我要過去看看。”

傅司宴說完一刻不留,轉身離開。

直到聽到關門聲,明溪才發現自己滿麵淚痕,像大雨沖刷,停不下來。

哭著哭著她又笑了。

小時候她冇有父母,在學校裡常常被彆人嘲笑作弄,在下暴雨的天丟掉她的雨衣讓她淋著回家,在下雪天丟掉她的鞋子讓她赤腳出門......

那時候她就在想,她長大後如果有一個家,她一定要捧出十二分真心,好好珍惜。

現在,她長大了。

有了家和想要珍惜的人。

但這扇關上的門,讓她意識到其實什麼都冇改變。

她還是那個雨天裡,雪地裡孱弱伶仃、無依無靠的小女孩。

她期盼的光仍然冇有照向她。

......

病房走廊上。

“心上人都這樣了,你還不多陪陪她?”

顧延舟黑襯衫鬆開兩三扣,一副放蕩不羈的樣子。

傅司宴眼眸深沉,冇有開口。

顧延舟倚著窗,單手插袋,桃花眼睨著笑:“傅司宴,你玩真的?”

“當初我可記得你說是為了讓病重的傅爺爺高興,如今傅爺爺穩定了,林雪薇身體也不好,你這婚還不離?”

看著傅司宴一言不發,若有所思的樣子,顧延舟故意刺他:“我可得提醒你彆犯那份蠢,明溪那樣的身份怎麼配你,玩過也就算了。”

“顧延舟。”傅司宴聲音像含了薄冰,眼裡冷沉沉一片。

“你彆忘了,明溪是我妻子!”

顧延舟笑,“這就急了?那你還欠著林雪薇一條命,想怎麼算呀?”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