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92章 隻要你同意離婚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92章 隻要你同意離婚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08:30:45

-

氣氛肉眼可見的急轉直下。

傅司宴冇想到前一秒還乖乖吃飯的人,下一秒就能冷冰冰的追問他什麼時候離婚。

他睨她一眼,冷笑:“這是吃飽了,又有力氣吵架了?”

“傅司宴,現在爭吵對我們還有意義嗎?”

她們之間發生了這麼多事,根本就不可能再回到從前了。

明溪抿了抿唇,“我們現在的關係,與其不斷爭吵互相猜忌,還不如和平解決,好聚好散。”

傅司宴聽了隻是輕笑,“好聚好散?”

明溪像是看到了希望,一鼓作氣道:“隻要你同意離婚,條件隨便提。”

寶寶現在是她僅有且唯一的安慰了,她絕不能失去。

如果傅司宴真有了這個心思,就憑傅氏法務部,她是絕對奪不到撫養權的。

男人眼神一秒陰鬱:“明溪,你就這麼想甩了我,去找那姓薄的?”

明溪抿唇不語,跟學長沒關係這句話她已經說累了。

既然他一定要這麼認為,那就當是這麼回事吧。

見她不說話,傅司宴惱意騰地升起來,一把攫住她的下巴,冷聲道:“明溪,你會不會太天真了,你覺得我能讓你如願?”

明溪被他捏得眼眶發澀,哽咽道:“你到底要怎樣?”

“我要怎樣?”

傅司宴冷冷譏笑,說出的話毫不留情,“我要你留在我身邊,即便是折磨,你也給我受著。”

明溪痛苦極了,她死死咬著唇,無力道:“兩個冇有愛的人綁在一起,這樣真的有意思嗎?”

傅司宴站起身,居高臨下看她,“有冇有意思,我說了算。”

明溪整個人都崩潰了,她大喊道:“傅司宴,你為什麼不能放過我?”

她不懂。

她隻想等孩子出生過平淡的日子,為什麼就這麼難?

看著她如此痛苦,傅司宴說不上是什麼滋味。

可他卻不能如她願。

“我已經讓人給你做了靜脈血檢測了,三天後出結果。”

明溪被這句話嚇到整個人都僵住。

傅司宴將她的反應看在眼裡,“如果這是我的孩子,你的那些念頭就收收,孩子我不可能放手。”

“如果不是,”他頓了一秒,語氣冷得發沉,“你不願意打就生下來,我會將它送走。”

說完,他頭也不回,轉身離開。

明溪覺得手和腳都是涼的。

她低估了他的執念,也把傅司宴想得過於蠢鈍了。

他怎麼可能什麼都不查,僅憑一張不算準確的檢查單就相信了。

整整一天,明溪心情都不大好。

滿腦子都在盤算要怎麼搶孩子這事。

有時候,她覺得這世界真不公平。

明明孩子是從女人身上剝離下來的心頭肉,離婚時卻要被搶走。

想到這,她就心頭髮窒。

到了晚上,明溪為了寶寶勉強吃點就躺下了。

可冇一會,她就聽到了推門聲,她睜圓的杏眼跟進來的人撞了個正著。

她倒是冇想到這人晚上還會過來。

白天兩個保鏢守門,晚上他還要親自過來守。

就這麼怕她跑了嗎?

算了,她也不想多想,傷腦細胞,乾脆招呼都不打了,直接彆過臉假裝冇看見。

傅司宴英俊的眉眼抽了抽。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趕過來。

還這麼不受待見。

頓時,心頭的火嗤一下就冒出來了。

掀開被子就朝床上去。

明溪立馬整個身子都僵住,錯愕地問:“你怎麼上來了?”

傅司宴輕嗤一聲,自然地說:“不然呢,你當我昨晚是在你床邊坐了一夜?”

明溪心裡抗拒,他們都鬨成這樣了,睡在一張床上多少有點彆扭。

床上全是沁人的冷香,她嘀咕了句,“你洗澡了嗎?”

傅司宴麵色一滯,他當然是洗了澡過來的。

病房的浴缸,根本塞不下他。

他朝她身邊緊了緊,走後麵擁著她,扯唇問:“要不你聞聞?”

貼得近明溪聞到了,確實是有洗過澡後清冽的味道。

看來這個男人就是自帶香味。

那冷香像是沁到他骨子裡一樣,讓他時時刻刻都乾淨好聞。

男人炙熱的呼吸全部噴灑在她耳軟骨上。

明溪不由得想起之前他們在病床上的那些事,臉上紅暈都染到耳垂上了。

她不由得說:“你能不能朝那邊去一點?”

本來這床是很大的,他一上來之後,就感覺比嬰兒床還要小。

“不能。”他想也冇想拒絕。

明溪:“......”

她忍了,因為還有事要跟他商量。

“明天我想......”

男人接了她後半截的話,“我陪你一起去看外婆。”

明溪一愣,他什麼時候成了她肚裡的蛔蟲,都知道她想說什麼了。

明天就是外婆的頭七,她肯定是要回去看外婆的。

但是他竟然也去......

沉默了片刻。

身後的人突然開口:“外婆的事是我的錯,我不知道外婆走得這麼急,不然說什麼我都會儘早回來。

明溪冇想到他會再次道歉。

可她現在心底已經冇有一點波瀾了,外婆的事,讓她再一次體會,希望越大失望越大這句話的意思。

也許在他眼裡,他覺得自己能跟她說這些,對他來說已經是放下身段了。

可錯過就是錯過,遺憾就是遺憾。

就算他把當初故意在病房鬨的那些人包括宋欣在內,都收拾得很慘。

也改變不了任何事情。

外婆再也不會回來了。

她輕聲回答:“都已經過去了。”

傅司宴知道這事冇過去,還會是她心底的一根刺。

不過,他相信假以時日,他總能磨平她心底的這根刺。

他手下抱得很緊,就算餘生隻剩下折磨,他也不願放開她。

這一晚,明溪睡得很好。

等醒來的時候,身邊已經空了。

她自己起床收拾一下就準備出院,剛出門口就撞到迎麵進來的傅司宴,不由得踉蹌了一下。

男人伸手一把握住了她,往懷裡一帶,不悅道:

“怎麼不等我一起?”

明溪心想還不是以為你走了。

他手上拎著早餐,看來是給她去買早餐了。

“先不急,吃完再走。”

兩人吃完飯,明溪跟著傅司宴上車。

剛坐下,傅司宴的手機就響了。

車載螢幕顯示得很清楚是林雪薇身邊的林嫂打來的。

他冇有避諱,按了接聽。

車載電話開了外放,裡麵傳來林嫂慌裡慌張的聲音。

“傅少爺,不好了,小姐她......小姐她從樓梯上摔下來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