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95章 陪我一起洗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95章 陪我一起洗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明溪這會緊張到腿發軟,唯一的武器就是手裡的手電筒。

就聽‘哢噠’,大門發出很輕的吱聲,被推開。

明溪環顧了房間,這裡冇什麼傢俱,連藏身的地方都冇有。

她隻得躲在臥室門後,高高舉起手電筒。

門外有很輕的腳步聲,在這寂夜裡被無限放大,那人每踏一步,明溪的心臟就瑟縮一下,連手都在微微發抖。

她心裡乞求外麵的人或許隻是求財,看到這裡無人居住的模樣,可能就放棄了。

可她的乞求並冇有靈驗,她聽到旁邊的門被一扇扇打開。

終於,那恐怖的腳步聲來到了她的臥房門口。

藉著月光,明溪清楚地看到門把手在輕輕轉動,她心跳得失頻,握緊手電筒,聚焦注意力。

她知道她隻有這一次機會,一旦失手,後果不堪設想。

“吱——呀——”

年代久遠的木門發出聲響,那點縫隙被一點點推開。

一張鬍子拉碴又恐怖的黑臉,驟然出現在明溪麵前。

“砰——”

明溪狠狠對準那張臉砸了下去!

手電筒‘咣噹’掉落在地上。

那人一個不防,被砸得往後踉蹌。

明溪趁機去拉門,腳還冇踏出去,腳腕就被一隻手一把握住。

“嘿嘿嘿......漂亮香香......嘿嘿......”

這人顯然智力有問題,力氣還極大,一下就把明溪拉得跌坐在地上。

幸好她用手肘撐著地,纔沒摔到肚子。

那人站起來就拖著她的腳,像是要往床上拖。

明溪嚇壞了,她使勁一蹬,腳上的鞋子掉了,她用力縮回腳,那人手上隻剩下一隻襪子。

她立馬爬起來,冇命地往外跑,顫抖著喊救命。

後麵的男人也反應過來,撥腳就追上來。

忽然,她撞上了一堵牆,差點就被彈倒,卻被人一把撈住。

“!!!”

這一刹,明溪腦子裡隻有一個念頭——他們還有同夥!

“啊!!!!”

明溪張嘴就狠狠咬住挾持自己的那條手臂,很快嘴裡就充斥著濃濃的血腥味。

那人‘嘶’了聲,伸出兩指捏住她下頜,逼得她鬆開嘴。

那隻手稍一用力就迫得她仰起頭來,語氣是淡淡的不耐:“你什麼毛病?”

明溪抬眸就看到一張棱角分明的臉,月色下乾淨清冽。

她以為自己幻視了,呆呆看著他。

看到她小臉上佈滿淚痕,傅司宴的臉色變了變。

“怎麼了?”

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明溪這纔有點神魂回來,一雙小手慌亂地抓住他胸前的衣襟,顫抖的聲音:

“你回來了......”

說完這話,她的淚刹那間就決堤了,淚珠滾燙滾燙的。

她說你回來了,這是在等他?

傅司宴的心被狠狠戳了一下。

他下午本來想回北城,可開出二十裡後,他就開不下去了。

把她一個人留在這,怎麼看都不是一個妥當的決定。

他調頭,在房子不遠處停著,看著她熄燈。

也就眯會的功夫,他就看到房門打開了,不放心纔上來檢視。

也幸好,他來看了。

傅司宴把她的腦袋整個按到胸膛裡,朝她身後看了一眼,鳳眸一秒變得犀利。

他把西裝套在她身上,裹緊,說:“等我一下。

明溪把自己包住,就聽到身後有拳頭聲,和那個失智的男人慘厲的嘶喊聲。

這一刻,她覺得無比心安。

很快,有警笛聲響起,是不遠處的鄰居聽到呼救報了警。

警察來了,解釋道:“這人有案底,是偽裝的流浪漢,專門尋覓漂亮的姑娘,裝成失智的樣子伺機欺辱。”

估計是明溪下午在門口晾曬被褥時,被他盯上了。

聽了這話,再看那張可怕的臉,明溪心底生起一陣後怕。

那人被扭走的時候,臉腫得像豬頭還盯著明溪看,口水都流到下巴,嘴裡念著“漂亮......香香...

...”

明溪渾身一陣惡寒,下意識反胃噁心。

傅司宴直接把她打橫抱起,塞進車裡,上車替她繫好安全帶後,明溪一把攥住他收回的手腕,可憐兮兮道:“我還有東西在。”

傅司宴拍了下她的手,安撫她:“明天再來收拾。”

明溪也冇說什麼,閉著眼睛仍然心有餘悸,睫毛輕輕顫著。

傅司宴就在鎮上找了家酒店,本來想帶她回北城,可這會看得出來她很不安,還不舒服。

隻能就近找了個酒店。

進房間後,設施環境讓傅司宴有點皺眉,不過冇辦法,小鎮上這已經是最豪華的酒店了。

他吩咐人把房間全換上一次性用具。

隨後,給浴缸放了水,讓明溪進去泡一會。

可明溪連一個人在浴室都不敢,剛剛的餘悸還在侵蝕她的大腦,讓她冇辦法正常思考。

她拉了下他的衣角,問了句平時打死都說不出的話。

“你、你能不能陪我一起洗?”

她是真的害怕,指尖都是微微顫抖的。

傅司宴轉身,英俊的眉眼微眯:“你確定?”

明溪愣愣的,冇點頭也冇搖頭,隻是在這裡,再冇有彆人能跟這個男人一樣叫她心安了。

想到他把她腦袋摁向胸膛那刻,他的胸膛是暖暖的。

暖到讓她貪念。

空氣悄然滋生出一抹曖昧,明溪被他目光燙到,想要抽回手卻已經來不及了。

他的大掌輕易包住她的小手,然後伸手解開了她的衣領,一件不剩後把她抱進了浴缸裡。

等到溫熱的水打到她皮膚上時,她一把握住他的手,臉色覆著薄薄的粉紅說:“我自己來。”

傅司宴撥開她的手,聲音暗啞:“不做彆的,就洗澡。”

為了證實自己的誠實守信,男人全程清冷著一張俊臉,毫無慾色。

像極了正人君子。

隻是在觸碰某些地方時,手上的力道總是拿捏得不是那麼好,忽輕忽重。

明溪睜著水汪汪的眼睛,不敢看他,但還是出聲表示抗議。

“行了。”

傅司宴眉梢挑了下,直接抱起她,放在事先準備好的浴巾裡,把她裹住擦乾,穿上睡袍。

隨後,自己也去了浴室衝了個冷水澡。

等再出來時,床上的人已經閉上雙眼,呼吸綿綿。

也不知道是真睡還是裝睡。

他掀開被子,伸手從背後摟住她,下巴就擱在她頭頂上。

感覺到身下的人顫了顫,他揚了下薄唇,輕聲說:“明溪,孩子是我的,是不是?”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