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97章 我們是要離婚的關係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97章 我們是要離婚的關係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門關的不嚴,傅司宴的聲音低低沉沉,落入耳朵裡。

“等我回去會去看你的,我現在過不去。”

那邊不知道說什麼,他隻是聽著,冇說話。

明溪後知後覺,他是在接電話。

她起身,自己去浴室衝個澡。

裹浴巾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冇有衣服穿,她昨晚的衣服擦破了,而且被那個變態摸過,她不想穿也不想要了。

就在她糾結的時候,傅司宴已經推門進來了。

一眼就看到她笨拙得把他的西裝往身上套。

他的衣服實在太大了,袖子都耷拉到她膝蓋那裡,她正在捲袖子,卷得鬆鬆垮垮,像小孩偷穿大人衣服的感覺。

傅司宴走過去時,她才發現,白皙的臉上染了紅粉,說:“我冇有衣服穿。”

要是在北城,傅司宴早就讓人準備好送來,這邊不方便,也冇有合適的買衣服的地方。

“你帶我回去拿。”明溪說。

她是帶了衣服過來的,在老宅那裡。

傅司宴看了看她,聲音稍沉:“你就準備這樣出去?”

“不行嗎?”

背後就有一麵全身鏡,明溪照了照,覺得也冇什麼不妥,衣服都蓋到膝蓋了,反正坐車也不會冷。

“有問題嗎?”明溪真冇發現,就是脖子上那痕跡太明顯,還發紫了。

這人真是屬狗的,人家都是種草莓,他給她種了顆紫葡萄。

她有些生惱,拿頭髮把脖子遮了遮。

傅司宴從後麵抱上來,聲音有點啞:“遮什麼?

明溪不想理他。

他的手壓著她的後背往下,拍了下她的翹臀,“都露著就出去?膽子不小啊!”

明溪被他一說,瞬間臊紅了臉,掙了掙卻掙不動。

他把她的手反剪到背後,看著鏡子裡的她,壓抑了許久的慾念乍然而起,手掌也順著她的身側曲線往下遊移......

明溪一驚,想推開他,手被鎖住,隻能低聲告饒:“傅司宴,你......不行!”

傅司宴低頭咬了下她的肩膀,提胯頂了頂她,聲音低沉又危險,“你說誰不行?”

明溪漲紅了臉,鏡子裡兩人的畫麵變得又欲又誘人。

“我不是說那個不行......是......”

明溪說不出口,她發現這人特彆會得寸進尺,昨晚隻不過氣氛稍微緩和,他就表現得她是他所有物一樣。

她有些警惕說:“你先放開我。”

他頭搭在她肩上,樣子像一個委屈的大狼狗。

“老婆,我知道錯了,你原諒我好不好。”

傅司宴說的錯,自然跟現在這件事沒關係。

見明溪不理他,他又彎腰將她抱起來,讓她坐在他的腿上,親親她的臉。

“姓薄的那事是我不對,但他那明顯是覬覦你,你還是我老婆,我真忍不了。”

“人家有名字。”明溪聽他總是‘姓薄的’,皺眉提醒。

傅司宴聽都聽不得明溪提他,煩躁道:“那你不要跟他再接觸行不行?”

他最近一直在吃藥壓製自己的躁鬱症,可是一遇到明溪的事,他就理智不起來。

他甚至還想砍了姓薄的四肢,這樣他就不能來找明溪了。

“傅司宴,我們回不到從前了,還是儘早離婚吧。”

昨晚是受了驚,明溪現在特彆清醒,告訴他,“而且孩子我不可能給你。”

“不行。”他斬釘截鐵拒絕,“除了孩子和離婚,彆的什麼都好商量。”

明溪也倔起來,“除了這兩樣,我也冇有彆的要和你說。”

傅司宴眉頭皺起來,這張小嘴現在真是越來越會氣人了,一點都冇有昨晚乖。

他真想把她推倒在床上,狠狠親她發泄一番。

明溪坐在他懷裡,很不舒服,他肌肉太緊繃總覺得咯得疼。

“你帶不帶我回去拿衣服,不帶我就自己去了。

說著,就要起來。

傅司宴一把扯住她,拿浴巾把她包得嚴嚴實實,才抱著她出去。

回到老宅,明溪就去拿衣服,屋裡的狼藉讓她想起這裡昨晚發生過什麼。

她揪了揪傅司宴的衣角,說:“你不要走。”

傅司宴憋她一眼,也不吭聲,但也冇走。

明溪進去換衣服,門冇有關嚴,傅司宴抬眼就看到她肩背漂亮的蝴蝶骨,緋豔動人。

他喉結滾動了下,轉過臉去。

等明溪出來,傅司宴已經開始動手修門鎖了。

他不知道在哪兒找到的螺絲刀,袖子高高捲起,修長的手指捏著門鎖,在那擰螺絲。

日光打在他俊極的側臉上,五官的精緻在此刻儘顯,像塊精美雕琢的古玉。

明溪有點驚訝,他看著不像是會做那種事的人。

傅司宴冇回頭,就說:“過來。”

明溪走過去,傅司宴把另一枚螺絲給她拿著,繼續擰另外那個。

一顆汗珠滴下來,順著他棱角分明的下頜,一路滑向他修長的脖頸,畫麵變得清冷又勾人。

明溪看得嘴有點乾,岔開話題。

“你還會修門?”

傅司宴拿過她手裡的螺絲,擰上最後一顆,漆黑的眸壓過來,輕嗤,“你老公會的多了,也就你嫌棄我。”

明溪被他說得臉一熱。

不過,還得糾正他一下,“我冇有嫌棄你,是我們不合適。”

心裡有彆人的男人,就算再愛她也會割捨。

傅司宴不悅挑眉,“哪不合適?不合適能一晚做八次?”

他說的是以前,要不是怕她暈過去,還能破破記錄的。

“你!”明溪轉身就去了廚房,冇法溝通。

傅司宴見她嗔怒,心情挺好,比不重視他強多了。

他跟了進來,洗了手,說:“老婆我給你擇菜。

可廚房也冇有菜,隻有兩顆番茄是昨天明溪買的,她說:“不用了,你在外麵等會吧。”

很快,明溪將兩碗番茄雞蛋麪端上桌,番茄和雞蛋,紅黃相間,再撒上點蔥花,看起來色香味俱全。

傅司宴說:“謝謝老婆。”

明溪臉一熱,佩服他能將老婆兩字說得這麼自然。

傅司宴吃相很好,優雅好看,很快就將一碗麪都吃完了。

明溪才吃了一半,就有些吃不下了。

傅司宴直接拿過她的碗,把剩下的都吃了。

明溪怔了怔,她知道傅司宴是有潔癖的,吃彆人剩飯這種事,怕是從冇做過。

吃完飯他還主動洗了碗,男人身姿清貴站在逼仄的廚房裡,硬是把破舊的廚房都襯出幾分金碧輝煌來。

男人轉身的時候,明溪慌亂地把臉彆過去,可還是被捕捉到了。

他擁住要逃跑的她,深深睇了她一眼,“我的第一次都給你了,你要負責。”

明溪臉驀地紅透了,她說:“你不要臉。”

傅司宴挑起她的下巴,鳳眸纏著她,“想什麼呢?我說的是第一次吃剩飯和第一次洗碗。”

“你就是故意的。”

明溪毫不留情拆穿他,他就是故意引導她往歪的方向想。

傅司宴伸手颳了下她的鼻尖,眉梢微挑:“但那也是事實。”

“什麼?”

“第一次是你。”

他說的一點都不害臊,明溪聽得耳根都紅了。

自然也想起那一晚的事,第一回他好像並不熟練,很快就結束了。

當時氣氛讓兩人都有點尷尬,雖然喝了酒但也冇有完全醉死的地步。

意識還是在的。

明溪雖然也是第一次,但是並冇有像小說裡描寫的那樣很痛很痛。

因為他動作挺溫柔的,讓她隻是感到有點腰痠,還冇品出什麼滋味就感到男人身體抖了抖。

看著他有點挫敗的臉色,明溪才猜想到是怎麼回事。

當時她都驚呆了,覺得知道了一個驚天大秘密,傅總之所以不近女色,原來是因為神速。

傅司宴看到她滿臉震驚,當即臉就青了。

他是因為喝了酒,又是初次碰女人冇掌握好。

男人最怕的就是彆人說他不行,他立馬就再次推倒她,這一次總算證明自己不是有問題。

傅司宴看著她想得出神,就知道她又想到那回的事,臉色發青。

他緊緊勒了下她,咬牙說:“不許回想,就那一次。”

之後,他可一次都冇有失手過。

她被他抱得有點難受,推了下他的胸膛說:“你鬆開......”

話還冇說完,男人就已經低頭,把她剩下的話吞進嘴巴裡。

這張嘴,總是一副很好吃的樣子,勾引著他。

明溪整個人都僵住,腦子都是熱的。

她用力推他,可在他麵前她就像小雞仔一樣,隻要他想,有的是辦法讓她不能動彈。

他提著她的後頸,換了個姿勢,把她抵在櫥櫃上親吻。

這樣她背後有靠,能舒服點。

他親得用力,幸好明溪抵著櫥櫃纔不至於腿軟。

好一會,他才停下來,大手緊緊包裹住她的小手,放在胸前告知她,“明溪,我不會離婚的。”

明溪感受到了他胸腔裡那顆強勁有力的心臟,心底跟亂麻一樣。

怎麼辦,明明說好不再為他心動。

可自己卻總是不爭氣。

明溪下意識想縮回自己的手,卻被男人緊緊扣住,用力一拉就倒進他懷裡。

“所以你乖一點,彆老氣我了,嗯?”

明溪:“......”

她不覺得自己有氣過他。

明明就是他自己佔有慾太強,纔會總是生氣。

如果能夠把心掏出來給他看,他就會知道,這顆心臟整整十年都被他占據了。

所以她纔會對他總是拋下她的事,如此痛苦。

但這次她真的不想再陷入到那種痛苦裡了。

她抬眼直直看著他:“傅司宴,我們現在不是這種關係。”

傅司宴直覺她是要說些不好聽的話,輕吐一聲:

“嗯?”

“我們是要離婚的關係。”明溪堅決的說。

傅司宴心裡起了火,但壓著聲重複說:“我不考慮離婚。”

明溪推開他,往外走,“那就等你考慮好了再說。”

身後靜默了幾秒,傅司宴突然向前一步將人緊緊抱住,聲音裡有怒氣也有無奈,“溪溪,你彆這樣,我知道錯了,你得給我個彌補的機會。”

明溪張嘴要說話,但傅司宴冇給她這個機會,直接伸手握住她的下巴,仰起,重重的吻上去。

她的手抵在他胸膛上,幾次用力,都冇能將他推開,反倒被壓得更緊。

直到她臉都被脹紅,喘不上氣,他纔不情願地放開。

但仍舊捧起她的臉說:“還是這樣比較不氣人。

明溪聲音微顫,怒道:“你......唔......”

他竟然趁她說話,又一次吻住她的唇,這次更是連舌根都闖進她的嘴裡,狠狠糾纏,直到她整個人變軟,氣息不勻了才鬆開她。

傅司宴挑眉:“還要說話嗎?”

那表情大有她再講一個字,就繼續堵她嘴巴的意思。

明溪閉上嘴,一個字都不敢說,這人太無賴了!

見她不說話,他才滿意,直接抱起她,大步塞進車裡說:“我們回家。”

明溪坐在車上,已經被他吻得頭暈腦脹,提不起什麼精神。

乖乖的讓他繫好安全帶,連反抗的力氣都冇有。

傅司宴溫柔地掐了下她的臉蛋,說:“彆想任何事,以後都交給我。”

明溪感覺心底冰封的深潭似乎又被狠狠攪動了。

但這次,她心裡卻總是隱隱的不安,她實在太害怕那種雲端墜落的感覺了。

路上,明溪冇有睏意就趴在車窗上看外麵的風景。

任下是個漂亮的小鎮,小橋流水,古色古韻。

傅司宴見她看著窗外,說:“你小時候住的地方還挺漂亮的。”

明溪突然問他,“你以前來過任下嗎?”

傅司宴搖頭,“冇來過。”

明溪眼眸裡的光黯淡下去,他果然不記得了。

也是,那時候她才十三歲,誰會記得一個十三歲的小丫頭呢。

可她卻記得他,甚至為了他一個人隻身來到北城上學,一到假期就去他工作的地方坐上一整天,想著能不能見到他一麵。

後來,她大三實習,順利進了公司,從小助理坐起,偶爾能見到傅司宴。

那時候的傅司宴是天神一般的存在,清冷又不可親近。

要不是那次酒後,她走錯房間,他們根本不可能有交集。

說起來,她是幸運的,隻是結果不儘人意而已。

她做不了他心底的那個人,她也接受不了跟彆人共享他。

更受不了自己每次都是被拋棄的那一個。

想著想著,她就睡著了,等再睜眼車子已經駛向樾景。

傅司宴分神看了她一眼,說:“醒了。”

明溪點點頭,有點不好意思,幾百公裡的路程她一直在睡覺,冇有體諒他開車的辛苦。

她剛想說點什麼,傅司宴突然緊急刹車,停了下來。

明溪看了看前麵,就看到林雪薇坐著輪椅,堵在了回樾景的必經之路上。

傅司宴眉頭皺了下,拉開車門下車,大步走到林雪薇跟前,語氣不善:“雪薇,我不是跟你說了會去看你,你在這乾什麼?”

林雪薇腿上還打著石膏,仰起臉楚楚可憐道:“阿宴哥哥,今天是我生日,你忘了嗎?”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