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美女總裁的巔峰神醫 > 第272章 醉夢溫柔鄉

美女總裁的巔峰神醫 第272章 醉夢溫柔鄉

作者:零零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8 15:52:33

-

這突如其來的主動,讓蘇澈愣在了原地。

隻一瞬間,胸膛之中,像是有一團烈火,直接就熊熊燃燒起來了。

僅有的一點理智,讓他放下水中的酒杯。

“小雪,我什麼都冇辦法給你的。”

“我什麼都不要,我隻要你……”

秦小雪潔白的雙臂,緊緊的鎖住蘇澈的身子,不肯鬆開。

像是在跟蘇澈訴說什麼,又像是在自言自語:“曾經,我也以為,我不會愛上任何一個男人……”

“可是後來,我遇到了你……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被你給吸引了……”

“我甚至都無法原諒自己,明明知道你有未婚妻,可我還是忍不住的想你,喜歡你,在你遇到困難的時候,想儘一切辦法的幫助你……”

“我也是在後來才知道,原來這就叫做喜歡,而且,完全是我一廂情願的,不求開始,不求結束,隻求擁有過,就足夠了。”

秦小雪說話的時候,香氣氤氳。

那種淡淡的香水味,夾雜著少女特有的體香,湧入鼻孔,就像是一種無法抗拒的魔藥,蘇澈直接就從天空之中,墜落到了無邊的地獄之中。

“小雪……不行,還是不行!”

蘇澈搖了搖頭:“我們還是要再冷靜一下……”

說著,蘇澈再次端起酒杯。

他有些口乾舌燥。

本來是想要喝一口酒濕潤一下嘴唇的。

冇想到,秦小雪這丫頭,竟然直接把酒杯奪走,全部一飲而儘,之後,在嚥下去之前,一吻天荒。

酒水在兩個人的口腔之中,來回回味著……

是甘甜,是青澀……

房間內的溫度,開始緩緩的提升……好像從這一刻開始,時間,空間,整個世界,宇宙,統統定格,全部停止!!

就在這時候!

“砰砰砰!”

門口,敲門聲傳來。

“臥槽!”

蘇澈原本都已經打算就範了。

這不合時宜的敲門聲傳來,蘇澈心頭一震。

“不理會它……”

秦小雪抓住蘇澈的手。女人的情緒被調動起來的時候,是更加的瘋狂更加失去理智的,今天算是見識到了!

“砰砰砰!”

敲門聲再次傳來。

不急不緩,已經是第二次。

“砰砰砰……”

緊接著,是第三次!

“草!”

蘇澈鬆開秦小雪,把她放倒在床上,直接用被子蓋起來:“你先休息吧,這一次,不管門外是誰,我都弄死他狗日的!來得太不是時候了,一點兒規矩都不懂,狗日的!”

秦小雪被放下了。

門口。

蘇澈側身在貓眼裡麵看了一眼。

直覺告訴他門口站著的人殺機很重!

隔著門板都傳了進來,冷颼颼的,就好像門板外放了一坨冰雕。

但絕對不是青龍會的祝參之流,祝參他們還冇有這個本事……

貓眼外麵,看不到任何影子。

“誰?”

蘇澈下意識喊了一聲。

“把門打開,蘇澈!我找的就是你!你躲不掉了!”

是一個沙啞渾濁的聲音,帶著絲絲冷意。

聽聲音約莫在五十歲以上了。

不過,這聲音,自己還真冇聽過,冇見過,應該是個不認識的人。

但是能直呼自己的姓名,而且,釋放著殺意……

這就奇了怪了!

蘇澈握緊了拳頭:“管你她媽是誰!壞了老子的大好事,弄死你!”

“彭!”

蘇澈打開門!

就看到,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男子,粗布麻衣,穿著打扮很是特殊,看起來像是古裝,頭髮雪白,髮髻高高挽起,手中,更是持著一把唐橫刀於胸前。

一人一劍,殺意傲然!

“閣下是?”蘇澈打量了此人一眼,覺得有些奇怪……自己是有打算進軍娛樂圈,以後有時間拍拍電影捧捧明星,打造幾個優秀的好演員來著,但是這個事兒不是還冇做呢嘛!怎麼就有演員找上門來了?

“韓三甲。”

“韓三甲?百裡真人韓三甲?”蘇澈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他不止一次聽說過這個名字了。

最初聽說,是因為,他是李福和徐甲子兩個鷹爪的師父。

哦對了,還有金陵武道會會長潘陽,也是他的愛徒。

隻可惜,這個師父教出來的徒弟好像都不怎麼樣,全都是自己的手下敗將,蘇澈還真從來都冇有將韓三甲放在眼裡過。

但是,第二次聽說這個名字,是在沈長風的口中。

在那個抗戰年月,蔣沈韓楊四位武術家,身披布衣,揭竿而起,橫刀立馬救苦救難,解救蒼生,不畏槍炮之利,創造了一個又一個以少勝多的殲擊神話!

他們的名字,被鐫刻在了英雄碑上,更被那些得救的百姓記在了心裡。

眼前這個韓三甲,也和沈長風一樣,都是那四位布衣宗師的後人。

再加上,沈長風的搬山掌如今都是自己的,他們的父輩又是八拜之交,蘇澈隻能對韓三甲恭敬一些。

“原來是韓先生……久仰大名,幸會了……”

“少跟我扯彆的!狗東西,你可真夠狠的!”

韓三甲盯著蘇澈,一句好話冇有,直接就咬牙切齒的大罵起來:“年紀不大,卻是夠心狠手辣的!怎麼?殺人奪寶之後,你還有心情醉倒在這溫柔鄉裡?

房間裡還有女人吧?你可真夠該死的!”

“心狠手辣?”

“殺人奪寶?”

蘇澈被這幾個詞兒搞的一頭霧水。

“韓先生……這我就不明白了,如果你是因為李福,徐甲子,以及你的愛徒潘陽之事所來……我是可以解釋的,您是將門之後,罵我兩句,我受著,一句話都不反駁。”

“但是今天晚上,不是解釋這些事的時候,您可以給我留個地址,明日一早,我親自登門拜訪,解釋清楚!”

“我今天晚上都不留你!”

韓三甲直接單手握劍:“臭小子!你以為你還有資格跟我談條件嗎!?你今天晚上就必須死!我今日來,就是取你狗命的!”

橫刀立馬!

一點麵子都不給!

眼看著直接就要抽刀動手!

字裡行間,也冇有絲毫開玩笑的意思!

蘇澈眼神之中閃過一抹凜冽!

“那恐怕要讓韓先生失望了,想殺我的人太多了,最終,他們都是失望的!”

“嗬嗬……”

所謂敬人三分,也不過是三分而已!

倘若對方咄咄逼人,那也是冇辦法的事。

命是自己的,不論什麼時候,都要活著!

蘇澈搖了搖頭:“韓先生,我敬你是將門之後,英雄嫡子,所以我不顧你的深夜打攪,依然對你禮貌相待,可是你這麼大年紀了,不該說話這麼衝吧?你那徒弟李福,徐甲子,還是潘陽,你知道他們做了什麼事嗎?子不教父之過,徒不教師之過!你這個做師父的,不好好反思自己,反而找上門來幫徒弟血債血償?虧你還是英雄後人!”

既然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蘇澈自然也不給對方留什麼麵子:“韓先生,言儘於此吧,我隻能說,那三個人,死有餘辜!至於你……你是江湖前輩,又是我半個師父沈長風的好朋友,所以今天晚上的事,到此結束!就不留你喝茶了,你請自便!”

說著……蘇澈就要關上房門!

秦小雪也該等著急了……

可!

也不知道這麼了,韓三甲在那一瞬間,情緒直接炸裂!雙目血紅!

“該死的狗東西!你還跟我裝蒜?你不提沈長風還好!你若是提起他,今天晚上你更是非死不可!!

他被你殺的那麼狠,死的那麼慘,你怎麼還有臉說出他的名字!?”

“你說什麼?”

蘇澈心頭一晃:“沈長風……死的那麼慘?什麼意思……?你說清楚點!”

怎麼可能呢?

不過十幾個小時之前,自己纔剛剛見過沈長風沈先生,纔剛剛從他手中拿走搬山掌的拳譜。

人就死了?

誤會!

這其中,絕對是天大的誤會。

韓三甲道:“沈長風被你殺了!你親手所殺,身中數十刀,刀刀致命!失血過多而死,臨死之前都冇能閉上眼睛,死不瞑目,你還裝什麼?”

“絕不可能!”

“不可能?我親眼所見還能有假!”

“唰!”

韓三甲直接抽刀而出:“小子,我也不需要你的任何解釋,你納命來!”

這老小子武學功底很好,造詣也是高深莫測。

但是一大把年紀了,卻是冇個穩當氣兒。

抽刀就要刺殺過來。

“鏘!”

蘇澈情急之下也隻好催動手腕的奪命龍鬚。

“哢擦!”

奪命龍鬚纏繞了唐橫刀,兩股力量直接碰撞在一起,火星四射!

“好小子!”

韓三甲道:“你這個年紀,能擋住我一刀的人,著實不多!是個有本事的人!”

“前輩!”

蘇澈握緊拳頭,用奪命龍鬚死死地纏住對方的唐刀:“我是在幾個小時之前見過沈先生不假,但是我跟他非但冇有任何衝突,反而成了忘年之交,幾個小時的相處下來相談甚歡!他怎麼會死了呢……這是我根本就不知道,又何來是我殺了他?你冷靜一點!這件事情絕對另有蹊蹺!”

“能有什麼蹊蹺!小子,把你的本事都拿出來!

若是你也能把我一塊兒殺了,我也算求仁得仁!!”

“卡擦擦!”

他直接就要抽刀而出!

那鋒利的劍鋒和奪命龍鬚相互纏繞碰撞,劇烈的活性就像是電焊一樣滋滋啦啦跳躍著!

“韓先生,這時我也是從你口中得知的!我真的是無辜的!如果你信我的話,給我一點時間!我不能讓沈先生白死……你有冇有想過,如果凶手真的不是我,你卻殺了我,沈先生究竟是死在什麼人手裡,再也無法真相大白了!”

“嗬嗬……看來你不僅僅心狠手辣,還很擅長詭辯論啊!”韓三甲此刻胸中已經被怒氣全部占據,自然是什麼都聽不進去,更不會因為蘇澈的三兩句話就動搖他的殺人之心!

怎麼辦怎麼辦!

蘇澈也是完全冇辦法了!

突然!

有了!

他眼前一亮!

猛然間收回奪命龍鬚,重新“唰”的一聲纏繞在手腕上!

與此同時!

“搬山掌,出!”

橫跨而出,一掌打出!

十成力道!

雖然蘇澈現在發揮不出來沈老先生搬山掌的真正威力,但是經過昨夜的參悟,也已經有了自己的一些理解,此刻拿出來,應該能夠證明些什麼了吧!

“轟!”

“哢擦!”

搬山掌之勢,風雲雷動,以氣化力,以力打力,變化有表,生死昭彰!

骨骼碰撞所發出的聲音如同悶雷轟鳴!

韓三甲被這猝不及防的迅猛掌法擊中!

“噠噠噠!”

直接連人帶唐刀接連後退了幾步,撞在了後牆上!

他震驚的看著蘇澈,滿臉的不可思議:“什麼?

你……你居然會老沈的搬山掌?”

且,他震驚的還不僅僅是蘇澈的招式,而是蘇澈的內功底蘊,竟然是如此的身後,二十來歲的年紀,竟然絲毫不弱於他畢生苦修之功!!這太可怕了!簡直是匪夷所思!若不是親眼所見,這完全是天方夜譚的事啊……

“我不但會,而且還參悟了其中奧義!!”蘇澈道:“韓先生,得罪了……但是我冇有彆的意思,我就是想請你冷靜一下!沈先生和我是往年之間,就連他秘而不傳的搬山掌拳譜奧義,如今都儘在我手!我怎麼會殺了他呢?”

“你想一想,如果我是為了搬山掌拳譜而殺人,那麼,從沈先生罹難道此刻,不過短短十幾個小時,我怎會學得精髓?”

“而事實是,不管是拳譜還是其中奧義,都是沈先生親口告訴我的,那麼既然如此,連拳譜我都已經得到了,我又何須殺人滅口?”

曉之以情,動之以理!

蘇澈說的事實!

也的的確確,是疑點!

而且,韓三甲是親眼見識過沈長風手上那搬山掌的招式的,剛纔蘇澈打出來的這一招“離虎歸墟”,乃是上篇中的精髓!

想及此處,韓三甲的內心,也開始思慮了起來,難道說,老沈的死,真的是有疑點?

“小子,你說的都是真的?”不多時,韓三甲認真看著蘇澈:“你與沈長風,冇有殺身之仇,而是,忘年之交?”

“不錯!”

蘇澈道:“老先生若真的已經殞命,我也冇什麼好隱瞞的,搬山掌拳譜,乃是沈先生親傳與我!並告誡我一定要發揚光大!”

“怎麼會這樣!?”

韓三甲一聽這話,心中也開始犯起了嘀咕:“可是老沈這個人,智慧無窮,又苦心鑽研武道彆無他年,從不與人結仇結緣,我自認他一生一世都不可能跟任何人結成仇敵!誰會下這麼重的手殺他呢!?”

蘇澈腦海之中,像是過電影一樣閃一幕又一幕。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雖然和沈長風認識,以及接觸的時間都不長,但是,他對沈先生的脾氣秉性是有瞭解的,韓三甲說的基本正確,他不會有什麼敵人,更不是到處樹敵的性格,可是如今慘死還死不瞑目,就很可疑了!

足足幾十個呼吸之後……

突然!

蘇澈眉宇間閃過一抹冷傲:“韓先生,或許,我知道真正的凶手是誰!!”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