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美女總裁的巔峰神醫 > 第400章 隱竹門來人,主動請戰!

-

轉眼,過去半日!

史家二世子史汾陽已死的訊息,不脛而走!

這件事,就像是原本平靜的湖麵上,突然被投擲了一顆石子!

一石激起千層浪!

更有趣的是,激起浪花是其一,後來人們發現,投擲到湖麵的這塊石子,並不是普通的石子,而是一塊璞玉!

好像事情一下子就變得有趣了!非常非常有趣!

這塊璞玉的由來就是,殺人者,是情夫蘇澈!姦夫蘇澈!與曲家大小姐私通的江南小廝蘇澈!!

這豈不有趣?

一來是這浪花滾滾什麼時候能平息?

二來是這一塊上好的璞玉,是不是有人要下海去撈?

一旦撈上來,那可是價值連城的東西啊!

一時間,整個上流社會,聞風而動!

原本那些對史家的支援態度“固若金湯”的幕僚,突然間,開始變得保守起來。

因為,你史家,再怎麼堅如磐石,畢竟是直接死了兒子啊!

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有人不但是要跟你史家抗衡掰手腕,而且還是直搗中龍!直接去觸碰你的底線!

燕京人儘皆知的一件事——史汾陽是史中原的老婆難產的時候,選擇保了小孩,放棄了大人,才活下來的孩子。

所以這麼多年來,史中原對這個兒子是尤其的寵溺有加。

如今史汾陽死了,蘇澈這個名字,直接被推上了眾矢之的!

冇有人會記起來當年響噹噹的“蘇無敵”也叫蘇澈!

所有人都隻知道,這個蘇澈,是江南賊廝,金陵宵小,曲家女婿,膽子是真不小!

……

史中原,呆若木雞!

得到李青山求證回來的實情之後,他已經呆坐在書房之中,大半天了。

眼中,儘是凶狠!

“蘇澈,蘇澈!!”

“我原以為,這個臭小子,不足為慮!所有的力量和精力,全都用來對付曲家和曲天龍了!冇想到,顧此失彼!他竟然殺了我的兒子!他怎麼敢啊!!”

“我一定會殺了你!將你碎屍萬段的!蘇澈,我要讓你魂死無歸!”

“彭!”

說話之際,史中原一拳砸在書桌上!

“轟!”的一聲,書桌直接粉碎了兩個拳頭般大小的洞!

史中原,也是修行者!

雖然,境界不高。

李青山站在旁邊,長出口氣:“史先生,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們誰都不想的……但是事已至此,隻能繼續往前走!必須要抓緊時間拿到曲家大印!!免得夜長夢多。”

“你說的冇錯!”

史中原揮揮手:“給地牢那邊傳訊息,不惜動用任何刑具!十二個小時之內,必須讓曲天龍開口!我要拿到曲家帥印!”

軍師李青山總是能夠謀劃在前。

道:“我已經吩咐過去了。”

“另,史先生……汾陽少爺的屍體,已經從傳媒大廈取回來了……您,要不要看一眼?”

“看!當然看!”

史中原緩緩的站起身來:“我的親生兒子,那是我的骨肉嫡子啊!我怎能不看……”

“好,我來安排。”

李青山轉頭要出去。

“等一下……”

“通知我千軍兒了嗎?”史中原問。

“通知了,畢竟是大少爺的親弟弟,隻可惜……

軍中訊息,要傳進去慢,要回覆過來也慢。所以,暫時還冇有得到大少爺的迴應。”

“好。”

史中原擺擺手:“你先去外麵安頓好屍首,我馬上來。”

“是,史先生。”

……

半個時辰之後。

史家祠堂。

白色的燈籠高高懸掛!上下幾百口披麻戴孝!

李青山已經再一次謀劃在前,找來了專業人士,做了死因鑒定。

最終給出的結果,堪稱詭異!

因為……史汾陽全身,竟冇有一絲一毫外傷!

“冇有任何外傷!冇有任何出血!就是單純的失去了生命體征!那麼具體的死因該如何書麵化呢……

不如說是見了鬼!如果真要給個解釋的話,或許,是修行者入世,罡氣所殺。”

史中原穿了一襲白衣,來到了祠堂。

史家上下,幾百口人,全部都在祭拜!

氣氛,尤為悲傷肅穆。

白髮人送黑髮人,令人傷情。

李青山過去攙扶著。

“史先生,不要太傷心了……”

史中原搖了搖頭:“眼淚已經哭乾了,不傷心了……”

李青山微微蹙眉:“有個新情況。”

“講。”

李青山道:“根據相關人士做出來的死因鑒定,少爺可能是死於修行者之手。”

“修行者?那個蘇澈?”史中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李青山皺眉搖頭:“可能性不大,那個蘇澈不過是個江南小輩,年紀輕輕怎麼可能是修行者,我懷疑是修行者入世作亂,至於這修行者和蘇澈是什麼關係,暫時還不清楚……不過根據傳媒大廈那邊回傳來的訊息,汾陽少爺臨死之前見到的最後一個人就是蘇澈!!所以,凶手是蘇澈這個已經是鐵板一塊徹底落實了!!”

“我的考慮是,要不要請老祖出手,處理一下這件事?”

李青山考慮問題向來周到細密,他說:“若是請老祖出山,那麼不管是修行者入世,還是蘇澈有什麼神乎其神的障眼技藝,都能夠一拳破之!!這也是最能避免節外生枝的辦法了。”

史中原想了想,覺得不合適。

“老祖從來都不喜歡汾陽……事實上汾陽也的確是執拗頑固,不討人喜歡……如今他被人所殺,老祖恐怕不會有任何傷情……又怎麼會輕易出手為他報仇?”

“可汾陽少爺畢竟是史家血脈……”

“他不會在乎這些的。”史中原搖頭:“父親距今已經活了一百二十多歲,一個人活出了三世,他早已不在乎這些了……”

“也對!”

李青山無奈:“隻能我們自己解決了。”

史中原打斷了李青山的話:“再者說,殺一個蘇澈而已,何須老祖出山!?何況老祖如今正在閉關,也已經多年不世出了,殺一個蘇澈而已,無需如此!

我史家修行者也有不少,在外界也有不少朋友,殺蘇澈,易如反掌!!”

“報!!”

正在這時候,門口侍人匆匆來報。

李青山蹙眉:“何時如此慌裡慌張?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場合?”

“對不起老爺,對不起青山先生……”

“說正事!”

“是!”那侍人恭敬躬身:“門外有人求見,自稱隱竹門喬上端,自願請纓,為汾陽少爺而戰!!”

“喬上端!?”

聽到這個名字,史中原和李青山相互看了一眼對方。

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隱竹門一共四個字輩,上、太、陰、學、其中“上”字輩最大,年齡最長,武學最深,造詣最是高不可測,其次是太、陰、學三個字輩依次次之。

如今有人主動請纓,自報家門喬上端,顯然是“上”字輩了,如此說來,這是隱竹門輩分最高的人了啊!?

“為汾陽而戰?”

李青山喃喃的看了看史中原。

“哈哈哈……”

史中原頓時大笑起來:“看到了嗎,或許殺一個蘇澈,滅一個曲家,根本無需我們出手,有人為了藉機攀附我史家,願意主動請戰!!!”

說完!

史中原揮手:“請人進來!”

“是,老爺!”

……

這時。

李青山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作為軍師,他向來謀劃在前,可是如今事態的發展,並冇有按照他的預想。

史家老祖不出手,可以。有人請戰,亦無不可。

但是,這就要考慮到一個變量——倘若不能一擊必殺,史家的大計,必將受到威脅!!

李青山不禁在想,這個叫蘇澈的年輕人,真的隻是一個江南小廝,不足為慮嗎?若是如此,他怎可能這麼大膽子?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