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起源,徒手砸落戰艦 > 第8章 空間時間靜止,屠星依然行動自如

-

在時堯的帶領下,一人之力讓地球的戰艦無能為力。解放出來的星球積極參戰,憤怒的情緒化作強悍的作戰能力。接連又一個星球也納入到了天狗基地的範圍。

地球連續失去三個重要的殖民星球。原本不滿的情緒越來越激烈。作為太陽係內最高文明竟然被一個小小的雜種基地上的軍團奪取他們已占領的星球。地球上的人們紛紛圍在聯合國大樓抗議。

為什麼不讓他們的偶像去參與叛亂?現在副秘書長也坐不住了。麵對越來越強硬的秘書長,他也不得不反對,“秘書長,我實在不理解。為什麼不讓屠星將軍去鎮壓?您派去的三位將軍接連失敗而歸啊。”

“我自有安排。”秘書長最近也非常頭疼,雖然他已經把時堯的作戰視頻已經刪除,但是那些強悍的身體素質一拳把戰艦打出一個窟窿的畫麵,一直印在他的腦中。

這種強悍的作戰能力,身體素質。更加堅定了他消滅時堯的決心。

“那就傳屠星將軍來辦公室。你先下去吧,我來安排,”他對副秘書長說道。

辦公室裡僅剩了自己和劉助理說道,“劉助理,火星的座標找到了嗎?”

劉助理膽戰心驚地說:“還未。“

秘書長一拳砸在了桌子上,“你們這些人乾什麼吃的?連一個星球的座標都找不到,而且曾經去過的星球。”

劉助理擦著頭上的汗,“這個星球好像消失了一般。”

”消失?我們的戰艦都已經降落過了,你竟然說消失?再給你最後的一天時間,如果查不清楚,你就不要再回來了。"

"我這就再加派人手去查。"

"怎麼屠星還未到?難道又冇聯絡上嗎?上次說去鑽石星球深層親自開采鑽石去了,那現在呢?“

“我這就去請,我這就親自去請。”劉助理趕緊逃離出去。

一處空中彆墅內,外麵看著冷清,屋內佈置卻非常喜慶,一個身穿乾脆利索的軍裝,高大精悍的身形正在把一個大大的喜字貼在窗戶上,刀刻般的臉部線

銳利的黑眸,透著冷酷與自信,又有絲絲柔情纏繞其中。

“恭喜屠星將軍,抱得美人歸。”

屠星未停下手中的動作,”告訴秘書長閣下,我已經請了婚假,即將舉行婚禮。星際戰爭的事兒我不會參與。“

劉助理耐心說道:“以將軍的實力對付天狗基地那些叛軍。肯定不足半天的時間。影響不了將軍的婚禮的。我們三位將軍都已經失敗告終。地球上的人們就指望著將軍了。”

“劉助理太看得起我了。我也隻是一個小小的將軍。請轉告秘書長閣下。我在休假中。”

這時彆墅院內傳來戰機降落的聲音。隨之傳來一個聲音,“屠星哥,你要的東西我都買來了。咦?這麼天天忙得不行的劉助理竟然來到了我大哥的家。”劉助理嗬嗬一笑:“封艦長來了。那將軍閣下好好考慮一下。我先去覆命秘書長。”

封艦長看著走遠的劉助理,“大哥這是讓你出山了嗎?

這次秘書長停職就很奇怪。大哥十年來未有敗績,隻有這一次,竟然讓秘書長這麼大的反應。很奇怪,而且再說這三個丟的星球本來就是大哥在管轄的,這次也依然未讓你參與到反叛的戰爭,大哥不覺得奇怪嗎?更奇怪的是天眼係統裡我竟然未查到這個天狗基地老大的資訊。”

“既然秘書長讓我們休假,我們就好好把這個假休一休。我稍後要和箐箐再商量一下婚禮的事情,看看還有冇有什麼要求。”

封艦長看屠星心在這場婚禮上,也不再多說叛亂的事情。

他知道大哥和箐箐這些年,風風雨雨經曆了很多。箐箐姐這次好不容易原諒了大哥,他也衷心地祝福他們。

婚禮的早上,彆墅內充滿了喜慶。平時不苟言笑的屠星臉上也露出了笑容,他即將娶到自己心尖上的姑娘。

“真是好多年冇有見到屠星將軍的笑容了哈。”秘書長過來了。

“多謝秘書長閣下能來賞臉。“屠星又恢複了平時冷酷的麵容。

“哈哈哈,聽聞前幾天屠星將軍從鑽石星球取回一個巨大的紅鑽石,你可知?今早傳來了這個星球天狗集團占領。再這樣下去的話,我們第五第六個殖民星球也即將被天狗集團占領了。”

“秘書長閣下怕忘了,我現在在休假中,而且我的婚禮即將開始,我們之後再談論這些事情。“

”我有些畫麵想讓屠星將軍看一下,我想你會感興趣的。“又對周圍的人說,”你們都下去吧。“

彆墅內剩下秘書長和屠星兩人。空中出現了時堯的作戰視頻。他正舉手來,一拳砸在地球戰艦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窟窿。

秘書長一直注意著屠星的反應,但他依然很冷靜,冷酷的麵容依然未變,眼神兒都冇有變化,心中有些疑惑,心中劃過一絲危險。看到自己和自己同樣的一個人出現,竟然不驚訝。

“難道屠星將軍就不好奇他為什麼和你長得如此相似嗎?”

“秘書長閣下想怎麼給我解釋這個事情?”屠星早已拿到情報,也猜到了七七八八。

“我其實也冇有明白這個人是誰。但是你的軍隊的第一次敗績就是因為他。你難道不想自己去揭開答案嗎?”

“不感興趣。婚禮馬上要舉行了。“他不過目前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秘書長刺探說道:“聽說你用戰功從監獄中救出來的爸爸。出獄之後一直拒絕見你。甚至想和你斷絕關係。這是不是我聽錯了?大家都知道時總可是很縱容他的兒子的啊。對了,你的婚禮怎麼冇看到時總?”現在地球上可是人人都在傳,孝順兒子,惡毒爸爸的版本。

屠星的眼神有些變化,“好,我同意出征。”

“將軍,這纔對嘛。我會給箐箐親自解釋的,等你凱旋迴來,我幫你們主持婚禮。我想屠星將軍肯定給我滿意的結果。”

時堯的威望在太陽係內傳播開來,如大神救星降臨一般,拯救水火之中的星球,他就是被殖民星球的神靈,解救著被壓迫的各生命體。要堯救神的名字傳遍整個太陽係。

可是時堯焦慮了!

時堯的情緒越來越焦慮了。耳邊再也未響起那個陌生的聲音。

冷丹的下落,他的記憶,他的身份。石油小鎮人們的安危都是未知數。

這可怎麼辦?

時堯的心情真與基地上氛圍,其他人的心情冰火兩重天,基地充滿了勝利的喜悅,慶祝天狗基地的壯大,慶祝三個星球獲得自由。歡聲笑語。不一樣的笑聲,不一樣的歌聲飄蕩在基地上空。

“哎,方叔,你說可怎麼辦?”如時堯所料未得到方叔的回答。看著方叔在新的實驗室中全身心投入忙碌著,找尋什麼東西讓基地產生免疫。

這時方叔抬頭看向窗外,露出疑惑的表情。

突然時堯心中產生一絲危險,他也看向窗外,

這時天狗基地上空傳來警報聲。侵犯刺耳的警報聲預示著此次來的來犯軍隊的強大。

時堯發現竟然已經來到了天狗基地的高空。

說明天狗係統也失效了。

新的地球軍隊來了!

天空中寫著人類字體“屠星戰艦”一艘超級全身黑體的戰艦,橫在基地上空。隻來了一艘,預示著它強大的自信。

方叔也露出了凝重的麵容。冷傑嚷著要去參與這次戰爭。時堯拉住了他,

“你和方叔趕緊回到基地內。”

此時一直士氣高漲的天狗基地,安靜了下來。

預示著屠星將軍的親征,太陽係內第一將軍來了。

黑體戰艦所帶來的壓力,滲透到天狗基地內,

“基地全部戰艦升空,包圍地球戰艦。其他生物全部回到基地內部。”時堯冷靜地下達著命令,三大星球的戰爭也磨鍊時堯,他在成長。

天狗基地的戰艦長們也殷殷期待著和自己的老大和屠星相比較孰強孰弱?

一個救星,一個屠星!

時堯藉著周圍戰艦的上升,他一個跳躍來到了屠星戰艦的對麵。麵對巨大的黑色通體的戰艦,如毒蛇般,傳遞著冰冷的氣息。

這時出現一個穿著戰鬥盔甲的人走出了屠星戰艦,看著時堯。他摘下了自己的頭盔。

時堯震驚,親眼看著和自己一樣麵孔的人,心中充滿了震驚。

天狗軍團也響起了議論聲,

“老大和他長得真像,”

“長得一模一樣啊。”

“老大看更稚嫩一些。”

同樣的修長的身材,同樣的五官,

一個盛氣逼人,不羈的狂傲俊顏,冰冷而殘酷,傲視天地的強勢。

一個強大的氣勢內斂,清秀絕倫,猶如一個鄰家男孩般。

戰艦內的人也在打量著最近如流星閃亮登上太陽係名人榜的男子。

一個壯碩的男子麵露震驚,丟掉手中的頭盔,跑到戰艦前艙視窗,想看得更仔細。

對麵空中站立的男子右臉下巴上一個微小的疤痕看得更清楚了。壯碩的男子身體發顫,眼中流下眼淚。他捂住自己的臉。

“封艦長,封艦長,你怎麼樣了?”

封艦長封濤努力控製自己的情緒,他第一次來天狗基地上空的,天眼給的答案純人類,難道就是他嗎?他突然明白了。他要去阻止這場戰爭。可是來不及了。

時堯看著這張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臉。如此的陌生。

“你是誰?為什麼我們長得一樣?我是誰?”時堯還是問了出來。

“你不需要知道,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冷酷的聲音。

“你們為什麼要殺我?”時堯就奇怪了,他們為什麼追著殺他啊。聽著這不爽的話,感受著對方身上殺戮氣息,他的心中異常煩躁。

率先舉起自己的手,瞬間來到了屠星身邊。砸向他。。屠星舉起自己的長劍阻擋拳頭。長劍一分為二。屠星的眼中露出了興奮的資訊。他丟掉長劍。舉起自己的拳頭去迎接時堯的第二隻拳頭。兩人都被振飛後退。手臂都安然無恙。屠星的眼睛越來越紅。露出了興奮的笑容。充滿了興奮。兩人第三拳即將落在彼此身上,旗鼓相當。接著第三拳,第四拳。。。。

狗基地的戰艦們興奮得不行。充滿了希望。

自己的老大能和太陽係內第一戰將打個平手。

空中一個人的臉上有一絲憤怒,另一個人的臉上有一絲興奮。

他們越來越看不清兩人,對打的招式速度越來越快。

正在努力看清兩個人的戰局的時候,兩個人分開了。彼此看著對方。誰都冇有落到好處。

這是屠星抬起自己的手。身後的克隆大軍密集的炮火發向天狗基地,天狗軍團戰艦迎戰。

屠星的手中憑空出現了一把新的長劍。

時堯一拳再次打在長劍上,這次新的長劍竟然紋絲不動。有長劍的加持。屠星站在了上風。

時堯越來越落在下方。時堯身上紅印越來越多。

屠星看著時堯身上傷口在強大的修複能力下留下的紅印。手中的長劍突然變大。時間突然靜止。巨大的長劍朝著時堯的胸口刺去。時堯竟感覺自己靜止了。竟然移動不了

他看著周圍的克隆人和戰艦門炮火定格在了那兒。長劍刺入自己的胸口。

“叮!空間解鎖,時間解鎖。“

時堯下一刻推到了屠星一丈遠。

時堯不顧自己胸前的傷口。竟然激動起來問道,“你是誰?我怎麼聯絡上你?冷丹在哪兒?”說話的瞬間,胸口的傷口在快速地癒合。

可是長劍瞬間又來到了他的胸口。時堯又迅速撤離。

時堯瞬間又出現了一丈之外。

反覆出現。如此的情景,反覆幾次。

屠星的長劍來到他的胸口,時堯就出現在一丈之外。

他的注意力冇有在戰場上。

等著聲音係統停頓幾次,斷斷續續地回答了他的問題。

“我是冷湖一號。。。來自冷湖天文基地。。。但是你現在並不能召喚我。。。因為管理權限你未設置。。。。

這是他冇有注意到。屠星的手中長劍消失了,出現了一個小型的手槍正對著時堯眼睛充滿了憤怒。紅色的憤怒。對手冇有尊重自己。

時空靜止。時堯看到一顆子彈即將到達自己胸口的子彈也靜止了。

可是屠星的身體依然行動自如,來到了他的身邊。手槍已經換成了匕首。插進了時堯的胸口。

“叮,需要拔出胸口,非太陽係產物,拔出匕首,拔出匕首。。。”耳邊的聲音重複著。時堯倒了下去。

“不!”一道聲音來自克隆人軍隊中,他發動戰甲,接住掉落的時堯,基地上對科技的免疫也讓他落在天狗基地上,他抱著時堯,天眼係統再一次告訴他,“無生命體征。”

“堯哥,我們剛見,你怎麼死去了啊?”封濤覺得他就是時堯,一樣的氣質,一樣的傷疤位置,那個傷疤可能彆人不知道,他怎麼不知道,小時候他和時堯乾架,這傷疤就是他打在時堯臉上的。

他還冇來得及問為什麼活著,不回地球,不回家。

天狗軍團看到這一幕,士氣大落,克隆人猛烈反攻。天狗軍隊的戰士們紛紛丟下戰艦,很快天狗戰艦被克隆人擊落。瞬間包圍了天狗基地。

屠星也降落在了天狗基地上看著。無視自己的艦長在哭泣,舉起自己的長劍準備再一次刺向時堯,確保時堯真的死去。他對時堯強大的修複能力驚訝。

封濤伸手攔下,

屠星皺眉,“你要攔我?”殺戮氣息更濃。

封濤努力抵擋住屠星的壓力,"將軍,他已經死了。我不明白,為什麼要殺他。“

旁邊的人想去攔住封濤,他怎麼能,怎麼敢質疑將軍呢,這不是找死嗎,“封艦長,你乾什麼呢?彆攔住將軍啊。”

“讓開。”

封濤不動,

“找死。”屠星的劍找封濤刺來,劍快要刺入封濤胸口的時候,劍停了下來,

就看屠星一隻手扶著頭。劍最終冇有下去,“來人,把封濤抓起來,違抗軍令,回去再處置。”

他掃了一圈天狗基地上毫無戰鬥力又充滿恐懼的生物。在一個角落裡停頓了一下,

他舉舉自己手中的長劍,殺戮氣息更濃烈了。天狗基地的生物眼中的恐懼強烈了幾分,。長劍冇有落下,停了下來,屠星的眼中的紅色慢慢消退。

一個彈跳落在屠星戰艦上,隨後克隆人也回到了戰艦上。開走了。

天狗看著屠星戰艦消失,身上都是大汗淋漓。冇想到冷酷的屠星就這麼走了。

以往屠星都要清空星球上的無用的物種。

也是現在的天狗係統癱瘓,所有的戰艦已經被擊壞。

老大也死了。

此時一直被方叔攔著的冷傑跑了出來,後麵跟著方叔,“時堯哥,時堯哥。”

方叔的眼中一片清明。

方叔讓冷傑抱著時堯趕緊去實驗室

“方叔,你快點,你快點救救時堯哥吧。”

“彆哭了,你把他放在平台上,你現在必須把他胸口的匕首拔出來。“

冷傑看著時堯胸口一直留著的血。他不敢去拔。他太害怕了。

“方叔你來吧。”

”不行,這個匕首隻有你才能拔出來。快點!“

方叔不知道自己清醒的意誌還能維持多久。

冷傑戰戰兢兢地把手放在匕首,驚訝地發現匕首瞬間腐蝕了他的皮膚,可是同時又長出來新的肌肉,腐蝕,新生,瞬間的過程。

他恐怖地看著這一幕。方叔冷酷的提醒到“趕緊!用力往外拔。現在匕首也在腐蝕著時堯的心臟。”

冷傑從未聽到方叔這麼冷酷的聲音,握著的手往外拔。匕首紋絲不動。

他兩個眼神望著方叔,他拔不出來,

“必須用儘全力。一定要拔出來,不然的話時堯就會死去。”

冷傑看著手中的匕首,他不能讓時堯死去。他已經失去了姐姐,他不能再失去時堯了。眼神堅定了,雙手握著匕首,大吼一聲。一股鮮血隨著匕首的拔出噴了出來。

冷傑大喜終於拔了出來。

”接下來怎麼辦?“冷傑冇聽到聲音,發現方叔已經昏了過去。

“方叔,方叔?”未醒。

時堯胸口上匕首留下的洞口周邊黑色的正在吞噬著周邊的肌肉。

可是接下來怎麼辦?

冷傑著急。

他趕緊把昏迷的方叔放在床上。

他喊了半天,方叔依然未醒。

冷傑的心中充滿了害怕。方叔早已是他的親人,他早已依賴了。時堯的保護。可是現在一人昏迷不醒,一人生死未命。

不行,他現在要成長起來,保護兩人了。他現在去找狐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