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趙錚林芷月 > 第11章 殺人滅口?

趙錚林芷月 第11章 殺人滅口?

作者:盛天皇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1:25:09 來源:SiLuKe

-

噗通!

三順嚇得癱倒在地,再抬頭時,滿是悲痛和憤怒。

“你們,好狠的心,我恨哪!”

“現在,你可以說了吧?”

趙錚看了他一眼,語氣平緩了不少。

三順抬起頭,眼中滿是決絕的光芒。

他誠心誠意辦事,卻落得如此下場,還連累了家人。

對方如此狠毒,他還有什麼好隱瞞的?大不了魚死網破。

想到這,三順緊咬牙關,顯然豁出去了:“好,我說,我要為家人報仇,是……是三……”

“大膽惡奴,簡直豈有此理!”

然而,他剛說了幾個字,卻突然被趙嵩厲聲打斷。

隻見趙嵩怒目圓睜,怒視著三順,一副大義淩然模樣。

“你身為奴婢,卻以下犯上,汙衊大皇子和容妃。”

“又使用降頭邪術,害死兩位小皇子,簡直罪大惡極,今日,本殿下饒你不得!”

怒罵間,趙嵩目光一狠,忽然搶過雷開手裡的大刀,高高舉起。

電光火石之間,毫不猶豫地朝著三順砍了下去。

刷!

三順來不及躲閃,當場身首異處。

鮮血在公堂上飛濺,滾落的頭顱上,寫滿了憤怒和不甘。

一切,都發生得太快。

以至於誰也來不及阻止。

“這這……”

公堂後,秦學檜直接傻眼了。

身為主審官員,可事情的發展,已經遠遠脫離了他的掌控。

其他文武大臣,也紛紛半張著嘴巴,表情古怪。

三皇子的反應,未免太過激了一些……

這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趙錚眉頭輕挑,似乎並不意外,看向趙嵩的眼神平靜萬分。

“趙嵩,你這是什麼意思?殺人滅口?”

反應過來的秦牧,也當即冷臉發難。

“三皇子,當著陛下和各位大臣的麵,當堂斬殺人證,你總得給個交代吧?否則,即便是皇後和鎮國公,也保不住你。”

秦牧語氣冰冷,顯然已經動了真怒。

唐瀾和唐極相視一眼,臉色都有些不好看。

唐瀾一咬牙,就要站出來解釋,卻見趙明輝緩緩站起身。

威嚴的目光,落在趙嵩身上,強大的氣場,讓氣氛越發的沉重。

“老三,說說吧,你隻有一次機會。”

此話一出,唐瀾心裡咯噔一下。

完了完了,陛下動怒了。

要是解釋不清楚,要被砍頭的,隻怕就是三皇子了。

氣氛,壓抑得可怕。

濺了一身鮮血的趙嵩目光閃爍,把手裡的長刀一扔,對著趙明輝跪了下來。

“父皇,孩兒想到兩位弟弟慘死,一時義憤填膺,憤怒難當,剛剛得知真相,一心想為兩位弟弟報仇,所以一時衝動,還請父皇責罰。”

趙嵩額頭貼著地麵,解釋得有理有據。

又來了一手以退為進,讓人挑不出毛病。

“陛下,嵩兒心繫兩位弟弟慘死,一時衝動也是難免的,他也是為了皇家著想啊。”

唐瀾語重心長,時刻觀察著趙明輝的反應。

唐極上前一步,沉聲道:“陛下,此事已然真相大白,分明是這惡奴欺上瞞下,不但害死了兩位小皇子,還嫁禍給大皇子和容妃,如此歹毒之人,的確該殺!”

“趙嵩當堂行刑,的確有過,可斬殺罪大惡極之人,是為有功,功過相抵,趙嵩並無太大過錯!陛下可略施懲罰,以正皇室威嚴。”

此言一出,朝堂再次沉默。

一眾大臣紛紛低頭,不敢多言。

秦牧瞪著唐極,氣得胸口起伏。

趙嵩此舉,分明是心虛了,想殺人滅口。

可他這一說,趙嵩不但無過,反倒成了斬殺惡人的英雄?

哪有這麼個道理?

趙錚眯著眼搖了搖頭,什麼也冇說,等著陛下開口決斷。

可怕的沉默,壓得趙嵩滿頭冷汗。

就是唐瀾,心裡也難免緊張。

許久,趙明輝冷冷看了他一眼,眼底精光閃爍,轉瞬即逝。

“好……那就依鎮國公所言。”

“此案已經明朗,一切都由三順所為,將其屍首吊在城門口,警示天下。”

“至於趙嵩……嘩亂公堂,本是大罪,可念在他是為皇家威嚴著想,故從輕發落,罰俸一年,禁足七日!”

“多謝父皇,孩兒務必認真反省。”

趙嵩和皇後這才長長的舒了口氣。

雖然計劃失敗了,讓趙錚翻了盤。

好在他及時弄死了三順,要是真被他說出來,後果將更加不可想像。

趙嵩站起身,心裡又氣又怒,恨不得把趙錚活活掐死。

可在趙明輝麵前,卻故意露出虛偽的笑臉。

“大哥,之前的事多有得罪,是本殿下誤會了您,在這裡給你陪個不是。”

“大哥大人有大量,應該不會和弟弟過多計較吧?”

話是這麼說,可趙嵩看向趙錚的目光裡,卻滿帶著殺氣。

原本是趙錚必死的局麵,冇想到,居然真的被他翻盤了。

連自己,也差點被拖下水,他肺都要氣炸了。

“我從來不屑於跟一條狗計較,隻要這條狗不亂咬人的話……”

“你!”

趙錚淡淡一笑,根本不理會趙嵩暴怒的眼神。

被這小子栽贓嫁禍,差點被砍頭,要說趙錚甘心就這麼算了,那絕對是騙人的。

可他還能怎麼樣?

趙嵩身後,是鎮國公,是皇後。

朝堂近乎三成的官員,都是鎮國公門生。

哪怕趙明輝知道真凶就是趙嵩,想動他,也得掂量掂量。

趙錚雖是大皇子,卻勢單力薄。

即便有安國公幫他,想和趙嵩鬥,也不太現實。

所以,即便趙錚再不甘,也隻能忍著。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先脫罪,再把母妃從冷宮接出來。

安國公見此,又哪裡不知其中緣故?

他歎息一聲,對著趙明輝微微一拜。

“陛下,既然已經真相大白,是否可以收回成命,恢複大皇子和容妃的身份?”

整個朝堂,再次鴉雀無聲。

如今,物證被推翻,人證翻供被殺。

大皇子和容妃顯然無罪,收回成命也是人之常情。

可趙嵩和唐瀾卻依舊不服氣,還想說什麼,唐極眼睛一瞪。

母子兩就算再不甘,也隻能乖乖坐著。

“一切依安國公所言!”

趙明輝轉過身看了趙錚一眼,目光比之前深邃了不少。

“即日起,恢複趙錚皇子身份,容妃接出冷宮,入住昭陽宮,至於之前被攔截的賞賜……”

說到這,趙明輝目光一厲,看向趙嵩:“趙嵩,便由你來查處吧,之前朕的賞賜,務必全部送到容妃手中,聽清楚了嗎?!”

“是,請父皇放心,兒臣一定做到!”

知道趙明輝是在敲打自己,趙嵩隻能趕緊應下。

“你知道便好,秦學檜,擬旨,將此事真相昭告天下!另,三日後,朕要厚葬兩位皇兒,舉國哀悼!”

秦學檜趕緊起身:“微臣遵旨!”

“退堂吧!”

趙明輝大手一揮,臨走前,饒有深意地看了趙錚一眼。

“朕既然冤枉了你,自然會給你補償。”

說罷,轉身離開!

“臣等恭送陛下。”

一眾大臣連忙起身相送,浩浩蕩蕩的離開。

此事,終於落下帷幕。

趙錚長舒口氣,懸著的心,終於放下。

“趙錚,你等著,咱們之間,還遠遠冇完。”

趙嵩和唐瀾行至趙錚身旁,用很小的聲音,咬牙切齒的想找回場子。

對此,趙錚卻隻是淡淡一笑:“你還是管好你自己,乖乖麵壁思過吧。”

“你……咱們走著瞧!”

被趙錚戳中痛處,趙嵩氣得青筋暴起,卻無可奈何。

隻能狠狠瞪了趙錚一眼,憤憤離開。

“大皇子,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可喜可賀啊。”

趙嵩一走,安國公秦牧笑著走上前打量著他。

不得不說,經過此事,他對趙錚的看法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之前的趙錚,雖然受皇帝寵愛,卻性格懦弱,不喜爭鬥。

這才成了被針對的對象。

可剛剛他卻不卑不亢、沉穩大氣,表現幾乎完美。

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秦老客氣了,還要多謝秦老幫忙。”

趙錚恭敬一拜,對於秦牧,他是發自內心的感謝。

若非他在朝堂周旋,自己隻怕早就被斬首了。

“殿下客氣了,這一關雖然過了,可日後還是要小心纔是,若有需要,可隨時到府上找老夫。”

“多謝秦老,若有麻煩,本宮必會叨擾。”

送走了秦牧,又和雷開聊了幾句。

趙錚不敢耽擱,匆匆往冷宮趕去。

趙嵩和皇後雖然主要針對自己,但難保不對母妃動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