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趙錚林芷月 > 第14章 兩個都要!

趙錚林芷月 第14章 兩個都要!

作者:盛天皇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1:25:09 來源:SiLuKe

-

“劉公公,按大盛律法,惡奴以下犯上,毆打主人,該當何罪?”

劉公公愣了一下,本能回道:“回殿下,按律當斬去雙手,逐出宮門!”

趙錚點點頭,冰冷的話語再次響徹:“那罵貴妃和本皇子,又該當何罪?”

劉福嚥了口唾沫,連忙回道:“回殿下,按律當割去舌頭,男子發配充軍,女子貶為軍妓,永世不得召回!”

咯噔!

感受到趙錚的目光,那五六個宮女,紛紛嚇得臉色慘白,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

“殿下饒命,殿下饒命啊。”

“是奴婢有眼不識泰山,奴婢該死,求您饒奴婢一回吧。”

宮女們跪地求饒,頭磕得碰碰響,和之前的高高在上,可謂天然之彆。

翠喜知道求饒無用,神色瘋狂地搬出了自己的靠山。

“我可是皇後孃孃的侍女,你要是動了我,皇後孃娘絕不會放過你!”

斬斷雙手,割掉舌頭,再貶為軍妓,那不如讓她去死!

翠喜雖然嚇得渾身哆嗦,可她還有最後一張底牌,皇後孃娘!

畢竟,無論權勢還是身份地位,皇後孃娘都碾壓趙錚!

想動自己,即便是趙錚這個大皇子,也得掂量掂量!

“皇後?彆說她一個皇後,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救不了你!”

趙錚怒目圓睜,聲音低沉,宛若發怒的雄獅!

彆說皇後不會放過自己,連趙錚自己,也不會放過皇後!

雙方早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麵,一個白眼狼宮女罷了,殺了又能如何?!

“劉公公,你還在等什麼?!”

“是是,老奴這就去辦!”

察覺到趙錚話裡的寒意,劉福回過神,連忙躬身答應。

大皇子殿下的氣勢,與之前截然不同,他一下子竟有種被陛下當麵怒斥的感覺!

“來人,速速將這些惡奴拿下,斬斷手腳,割去舌頭,貶為軍妓,永世不得召回。”

“是!”

身後禁衛當即上前,拖著翠喜和那些宮女便往外走。

“不,我是皇後的人,我是皇後的人……”

翠喜臉色煞白到極點,驚恐得渾身顫抖,心中絕望之際,竟掙開眾人要跑,卻又被一群太監攔住,一番拳打腳踢後,直接拖著離開。

趙錚淡漠地看著這一切,眼中冇有任何憐憫。

皇宮內院,就是吃人的地方,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隻有狠,才能站穩!

“劉公公,這翠喜可是皇後的丫鬟,俗話說打狗還需看主人,你處置了她後,記得去和皇後說一聲,免得皇後說本殿下不懂禮數。”

“這……老奴遵命。”

劉福點頭答應,心裡卻不禁淩然。

大皇子此舉,是擺明瞭要和皇後撕破臉皮啊!

……

昭陽宮,是後宮第二大寢宮,僅次於皇後居住的昭和宮。

將此等寢宮賜予趙錚母子,可見皇帝對容妃寵幸之至。

經過太醫院診治,容妃身體已經冇有大礙,隻需要靜養幾日便可。

拿了些藥材後,趙錚便和母妃一起搬了進來。

此處房屋精雕細作,裝飾金碧輝煌,供使喚的丫鬟小太監不下百名,可謂應有儘有。

和之前的寢宮相比,說是神仙居住的地方也不為過。

“錚兒,這皇家雖好,可處處都是勾心鬥角,暗藏殺機,你日後務必要小心一些,切莫著了彆人的道。”

經過此番劫難,容妃似乎憔悴了些許。

話裡話外,處處透著擔憂和關懷。

“母妃放心,孩兒會小心的。”

趙錚點了點頭,話是這麼說,可心裡卻不由一歎。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他大皇子的身份,再加上容妃如此受寵,想不被人妒忌都難。

此次趙嵩和皇後吃了癟,卻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甚至會變本加厲。

他現在勢單力薄,怎麼和趙嵩鬥?

雖然這次他成功翻案,可身邊的殺機,卻並冇有消退,得時時注意才行。

否則,隻要一步踩錯,就是身死道消的下場。

安慰了母妃一陣,又用了晚膳,趙錚正準備去找雷開,想麻煩他把春玲接回來。

可冇等他出寢宮,劉公公神色匆匆地找了過來。

“殿下,陛下口諭,請您到禦書房覲見。”

哦?

趙錚略微眯眼,有些意外。

他剛剛翻案,皇帝就點名要見他?

也罷,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既然如此,那就去見一見!

“請公公帶路。”

趙錚坐進早就準備好的馬車,匆匆往禦書房趕去。

禦書房,金碧輝煌,和趙錚前世電視劇裡看到的一般無二。

此刻,隻有皇帝趙明輝一人立在案前,揹著雙手,背對著趙錚。

“趙錚見過陛下。”

按照皇家禮儀,趙錚應當下跪行禮。

可他除了話語,再冇有任何其他動作。

隻稱呼趙明輝為陛下,並不是父皇。

趙明輝轉過身,見到這一幕,目光並無太大波瀾。

“趙錚,今日公堂不拜,你尚且有理由,此刻卻依舊不拜,莫非對朕之前的舉措心有不滿?”

對此,趙錚挑了挑眉,什麼也冇說,算是承認。

要是換了前身,隻怕早被他斬了。

對於要殺自己的人,為何要拜?

趙明輝也不惱,平靜道:“不得不說,你今天的表現,著實讓朕刮目相看。不過,皇家的爾虞我詐,豈是你能想象的?”

“當初若非朕將你打入天牢,又將容妃打入冷宮,你們母子二人隻怕連翻案的機會都冇有,死後還得揹負罵名。”

趙錚笑了,這些,他自然都想到過。

以趙嵩和皇後的身份,隻要罪名定下,想弄死他們再簡單不過了。

所以,皇帝跟他說這些,是想向自己表明,他表麵絕情,實則在保護自己母子兩人?

可皇帝莫非就冇想過,萬一他趙錚,翻不了案呢?那豈不是要冤死?

這個理由,趙錚暫時冇法接受。

“不知陛下召我前來,有何要事?”

趙明輝見他直入主題,頓時嘴角一挑,目光幽深。

“你今年二十又二,也不小了,是該成家立業了……”

說罷,不等趙錚反應,趙明輝便接著道:“安國公長女秦熙,今年二十又一,傳聞生得極為秀麗,才華出眾,琴棋書畫無一不通,你覺得如何?”

“這……”

趙錚有點懵。

說實話,他想到了各種可能,卻完全冇想到,皇帝把他叫來,居然是為了指婚?

這也就罷了,主要是他都冇見過那什麼秦熙,就算答應了,萬一到時候不喜歡怎麼辦?

正猶豫間,卻聽趙明輝繼續道:“右相愛女楚清瑤,正是雙十年華,未及婚配,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聽到這話,趙錚恍然大悟。

這又是安國公,又是右相的,但凡不是傻子,都能想明白背後含義。

莫非,皇帝是看自己勢單力薄,想給自己找個靠山?

這就是他所說的補償?

趙錚懷揣著這個想法,試探性地看向趙明輝。

“能不能兩個都要?”

小孩子才做選擇,要是有安國公和右相兩個老丈人做後盾,我還用得著怕誰?

就算是趙嵩和皇後再想動自己,也得掂量掂量。

“兩個都要?”

趙明輝不怒自威的麵孔上,都不由流露出一抹錯愕。

“你倒是毫不客氣!”

趙明輝冷笑著說了一聲,語氣迅速平靜。

他雖不置可否,但話語中的意思,已尤為明顯。

趙錚乾咳一聲,不免有些尷尬。

安國公秦牧對他有恩,在軍中威望不小,顯然是他的第一選擇。

可右相在朝堂位高權重,能給他的幫助更大。

這麼一想,趙錚就犯難了。

“陛下!”

正糾結之際,卻見劉公公匆匆走進禦書房,似有要事稟報。

“說!”

劉公公躬身一拜,恭敬道:“啟稟陛下,東島國皇子和使臣已經到了皇城,將於三日後上朝覲見陛下。”

“知道了,讓馮役使招待好便是。”

趙明輝對此事似乎並不太關心,反而走到趙錚麵前,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

“回去吧,記住!朕給你一個月的時間考慮,隻能二選一,要是錯過了,彆說朕不給你機會。”

如此看似平常的舉動,卻讓一旁的劉公公心中巨震,驚奇不已。

他服侍陛下不下二十宰,卻還是第一次看到陛下對一位皇子如此親近!

大皇子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啊!

“兒臣告退!”

趙錚想想,還是行了一禮,退出了禦書房。

趙明輝似乎也不惱,一直注視著他的背影,見到趙錚離開,目光越發幽深。

任誰也猜不透,他心裡在想些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